友情链接:中国轮胎循环利用协会 天津市轮胎循环利用协会
Copyright © 2021 tianjin Hitech Environment Co., Ltd.  All Right Reserved. 
津ICP备12008652号-1
© 2007-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天津

新闻详情

打通京津冀资源循环“经脉”

浏览量
【摘要】:
摘要:   日前,工信部正式启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工业资源综合利用产业协同发展行动计划(2015—2017年)》(以下简称“计划”),计划指出到2017年建设50个能够支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工业资源综合利用协同发展格局的重点示范项目,实现年消纳工业固体废物4亿吨,加工利用再生资源2000万吨,总产值达到2200亿元,年减少二氧化碳排放400万吨,减少细颗粒物排放2000吨。工业与信息化部副部长毛伟明

摘要:

 

 

  日前,工信部正式启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工业资源综合利用产业协同发展行动计划(2015—2017年)》(以下简称“计划”),计划指出到2017年建设50个能够支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工业资源综合利用协同发展格局的重点示范项目,实现年消纳工业固体废物4亿吨,加工利用再生资源2000万吨,总产值达到2200亿元,年减少二氧化碳排放400万吨,减少细颗粒物排放2000吨。
工业与信息化部副部长毛伟明表示,推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资源综合利用产业协同发展有着非常重大的意义,有利于促进资源综合利用产业快速发展,并形成引领我国节能环保产业发展的新增长点。
“京津冀及周边地区产生了大量的工业固体废物,也是再生资源高度集中的区域。”毛伟明说。


“放错地方的资源”价值惊人
  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集聚了众多的矿山、钢铁、水泥、玻璃、发电厂等企业。长期以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产生了大量的工业固体废物,据毛伟明介绍,仅2014年大宗工业固体废物(含废石)就达23.7亿吨,历年的堆存量更是数字惊人。他同时强调,京津冀及周边地区也是再生资源高度集中的区域,2014年主要再生资源产生量达4410万吨。
“大量的工业固废和再生资源为京津冀地区培育资源综合利用产业提供了重要基础。实施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工业资源综合利用产业协同发展行动计划,大力推动尾矿、废石、钢渣、煤矸石、粉煤灰等大宗固废综合利用产业,以及废金属、废塑料、废橡胶、废旧机电产品、废弃电器电子产品等再生资源产业,将这些‘放错了地方的资源’有效协同利用,有利于促进资源综合利用产业快速发展,并将会形成引领我国节能环保产业发展的新增长极。”毛伟明说。
资源综合利用能带来巨大的经济价值。据介绍,“十二五”以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工业资源综合利用产业初具规模,年产值超过千亿元。建设了承德等一批大宗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基地,在天津、河北、山东等地形成了废金属、废塑料、废电子电器等回收利用集聚区,培育了北京金隅等一批综合利用龙头企业。


转型升级和生态发展必须“两手抓”
  “实施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工业资源综合利用产业协同发展行动计划,就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具体落实,对于实现京津冀及周边地区产业转型增长与生态协调发展具有重大意义。”毛伟明说。
他表示,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面临的生态环境压力日益加大,区域内雾霾问题已成为举世瞩目的重大环境问题,同时水资源短缺、水环境污染严重,工业固废、城市垃圾等问题困扰着京津冀发展。
“特别是近年来,我国钢铁业快速发展,推动了燕山、太行山铁矿的大面积开采,其结果形成了尾矿的巨量排放。目前,燕山地区尾矿存量巨大,据调查仅承德尾矿存量就近20亿吨,尾矿库826座。大面积的尾矿库堆积,存在着溃坝等极大的安全隐患。”毛伟明说,“同时,这些地区也是京津的重要水源地和水源涵养区,大面积的尾矿库堆积对京津水源构成很大威胁。”
  据了解,京津冀地区每年建筑用石灰岩质砂石料总消耗约6亿吨,基本通过开山炸石取得,据估算炸药爆炸排放大气的氮氧化物等污染物,大约相当于746万辆小汽车的年排污量,超过北京市全部机动车的排放量。“大力推动尾矿代替砂石料是减少工业爆破的有效措施,也是治理雾霾的重要手段。”毛伟明说。
他表示:“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是我国重化工业集中的重点区域,也是产生工业固体废物和再生资源高度集中的区域,要抓住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实施的历史机遇,认真检视以往粗放的发展方式,正视严重的生态问题,切实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实现工业绿色发展。”
“资源综合利用是推动资源利用方式根本转变的有效手段,能为社会发展提供资源保障,也是解决工业固体废物不当处置、堆存所带来的环境污染的治本之策。”工信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司长高云虎说。


集群效应催生高效有机产业链
  工信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副司长毕俊生表示,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工业资源综合利用产业还比较分散,综合利用企业与上游企业主营业务关联度低,尚未形成高效有机的产业链,区域产业集群效应还不明显。
对此,毛伟明也坦言:“区域协调发展是我国工业化过程中长期未能得到很好解决的重大问题,影响着我国现代化发展进程。
“因此,我们希望通过实施行动计划,发挥地区间优势和潜力,加强区域间产业对接,建立完善跨区域产业链,构建区域资源综合利用协同发展体系,探索资源循环利用产业区域协同发展新模式,从而引导和带动全国工业资源综合利用。”毛伟明说。
据了解,此前工信部在全国选择了12个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大、堆存多、综合利用有一定基础的地区,在区域上开展了工业固废综合利用基地建设试点工作,已经对资源综合利用区域协同发展模式进行了初步探索。调查发现,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在资源综合利用产业链中处于不同的环节,产业类别、产业基础、发展阶段等方面差距悬殊,存在着很大的互补性。


技术创新助力资源综合利用
毕俊生说:“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工业资源综合利用产业规模还比较小,从事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的企业多以中小型为主,产品附加值低,无法获得明显的规模效益,缺乏市场竞争力。同时,产业发展存在技术瓶颈,缺乏大规模、高附加值利用且具有带动效应的重大技术和装备,亟待突破。”
对此,毛伟明强调,技术创新是推进行动计划的重要支撑。“鼓励高校、科研院所、企业联合创建资源综合利用产业技术创新联盟,发挥联盟在关键共性技术攻关、创新能力提升、人才培育、先进适用技术推广应用方面的积极作用,推进政、产、学、研、用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进一步有机融合。充分发挥企业在技术创新中的主体作用,加快建设一批资源综合利用技术创新平台,鼓励企业在新技术、新产品、工业试验和首批次产业化方面发挥主导作用。”
“尤其是协同创新,要紧紧围绕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工业资源综合利用产业发展需求,有效整合创新资源,形成定位明晰、分工合理、优势互补、互利共赢、高效运行的区域协同创新体系。”毛伟明说。

 

本文转自“铺面材料工程中心”